Scope and Key Notions of Natural Medicine endorsed by the AANM

2009/07/12 何永慶編撰
1、 主旨: 本院結合東、西方自然醫學,通過研究與教育,促進全人類的「生 命、生活、生態、生計、生產」的健全發展(Health for All )。
2、 特性: 言出有物,論之有據,簡單易行,行之有效
3、 前提: 力求有效,更求無傷。
4、 認知:
 
4.1.
天人相應。人不能自外於自然環境而生存。
 
4.2.
道法自然。人文為本,科技(科學)為用。
 
4.3.
眾生:宇宙間每一個個體都有生存之權利。每個生命體都客觀地與內、外在微生物(microscopic)包括細菌、病毒共生,必須維持其動態平衡與和諧。
 
4.4.
每個生命體,都有其強大而旺盛的自然療能medicatrix(正氣或自癒力)。
 
4.5.
對大多數疾病,生命體本身都能自癒。
 
4.6.
身心不二,心靈影響身體,身體影響心靈。
 
4.7.
疾病是正、邪消長的動態現象。即自然療能抵禦內在或外在不良因素的有形或有感反應,所展現出的動態現象。
 
4.8.
疾病無論其為何種形式,其主要原因就是體內廢物毒素的堆積及自然療能低下或紊亂。也就是中國醫學所說的「內毒盛、正氣衰」
 
4.9.
醫生充其量祗是自然療能的幫手。
5、 態度:  
 
5.1.
視病如親,視病如師,敬業樂群。
 
5.2.
瞭解自然,尊重自然;保護自然,善用自然。
 
5.3.
虛懷若谷,見賢思齊;尊重未知,善用已知。
6、 要件: 所使用的任何理、法、方、藥、食必須合乎「適應原」(Adaptogen)的條件:
 
6.1.
無毒、無副作用。(nontoxic)
 
6.2.
廣效性,其作用不限於特定的組織、器官。(nonspecific)
 
6.3.
具使身體各機能正常化作用。(normalization)
7、 守則:  
 
7.1.
能養不醫(孫思邈:醫者期無醫。林佳谷:醫院無病房。
 
7.2.
能中不西(中醫與自然醫學醫為「順治」〈善治治本〉,西醫為「逆治」〈暴治治標〉之故。
 
7.3.
能內不外(外科手術不能切除根本病因之故
 
7.4.
能食不藥(You are what you eat孫思邈《千金方》中第二十六卷為"食治"專篇強調以食治病,認為"夫為醫者,當須先洞曉病源,知其所犯,以食治之,食療不癒,,然後命藥。"
 
7.5.
能簡不繁(智者,化繁為簡;愚者,化簡為繁。故中醫抓主證。
 
7.6.
能小不大(醫者當有慈悲心,智慧地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8、 基礎理論要點:
  8.1 自然醫學是狀態醫學: 健康狀態、虛弱狀態、臨界狀態、疾病狀態之間的相互轉化。
  8.2 自然醫學的基本原理: 自主性原理、整體性原理、歷史性原理。
  8.3 自然醫學診斷學: 自主診斷和客觀診斷相結合。
  8.4 自然醫學病因學: 毒、堵、亂是所有一般性疾病的基本病因。
  8.5 自然醫學病機學: 發病的時間點是整體狀態最弱的那個時候。發病的空間點是身體最弱的那個部位。
  8.6 自然醫學病理學: 機體內、外環境的物質流、能量流、信息流的循環與交換的失調是機體發病的機理。
  8.7 自然醫學治療學: 實施各種形式上的方法與手段
(1)幫助機體恢復正常的三流循環與交換。
(2)激發自主調節功能的進行。
  8.8 自然醫學地醫學模式: 保養、鍛鍊、治療(養鍊治)三位一體。
9、 目的: 以期達到「養生防病六通」,即觀念通、二便通、膽管通、氣血通、汗腺通、經絡通。
10、 定義: 凡有助於人體自然療能的理、法、方、藥、食,並能將之系統化,其理論與實踐相符合者,謂之自然醫學。
11、 說明: 健康是基本人權,也是人類價值的最大公約數,相信沒有人不想健康而喜歡生病。然而,事實上,往往事與願違,人們生命品質逐年下降,各類病人逐年劇增,究竟問題在哪裡?為什麼?又該怎麼辦?
   

  從工業革命到第二個千禧年20世紀結束前,人類在各類科學技術迅速的發展,包括大有問題的現代醫療( allopathy)和愚昧的戰爭,雖然成就可觀,解決了部分感染性疾病,方便了一些生活層面;也改變了一些生命價值觀,好像「人定勝天」,或只要是「科學」,有什麼不可以。 但與此同時,也導致很多醫源病和藥源病,及生態的危機,例如以癌病、心腦血管疾病為首位的各類文明病迅速增加,因二氧化碳的超標等不良因素而造成的溫室效應等等。
  進入21世紀以來問題更形嚴重,近年各地區的天災地變、能源危機、糧食短缺、各種急、慢性病叢生等:流感問題、更讓各國政府、醫界、及世人們風聲鶴唳,如臨大敵;人們深深感受到環境瀕臨崩潰(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)的壓力,及必須面對生態因人為因素的漸變到突變的困境。
  就健康的促進(Health Promotion)或疾病的防、治方面,各類醫學雖各有建樹,但也都有其盲點與不足。所以,如何去蕪存菁,求同存異,相互取長補短;從21世紀起,「取法自然」順天應人的反省,反璞歸真,回歸自然的理念更顯重要而迫在眉睫,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,已成為大勢所趨。
  早在1946年7月22日世界衛生組織(WHO)所通過《世界衛生組織憲章》,就對健康下了明確的定義:「健康不僅為沒有疾病或羸弱,而是肉體,精神與社會之和諧對應狀態。」(Health is a state of complete physical, mental and social well-being and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disease or infirmity)」。因此,如何遵此定義,如何發展全球的自然醫學(Natural Medicine),以促進全人類的「生命、生活、生態、生計、生產」的全民健康(Health for All ),已是刻不容緩的全世界人類共同的願望。

 
11.1.
問題在於:
 
11.1.1. 醫學的定義與內涵,因不同文化體系之不同而各異;
11.1.2. 各國的醫療衛生法規多以對抗療法(Allopathy)的理論為依據;
11.1.3. 社會大眾普遍對琳瑯滿目的保健品及各類自然療法(Naturopathy)無所適從;
11.1.4. 自然醫學界尚欠自律、自強及系統化。
 
11.2.
為什麼?
 
11.2.1. 自然療法(Naturopathy , curing & healing)種類繁多,不易整合;
11.2.2. 自然醫學雖已在歐美很多地區有其合法地位,在東方世界大多尚「妾身未明」;
11.2.3. 社會大眾大多數不太瞭解「最好的醫生」其實是自己;欠缺選擇醫療的智慧或權利。
11.2.4. 地球已面臨環境崩潰,也可以說地球已處於「亞健康」或「亞疾病」狀態。而人類大多數處於亞健康或「亞疾病」狀態誠屬必然與宿命。所以,任何醫學若不把心性、生命、生活、生態、生計、生產因素考量其中,往往僅流於下工治已病或末病。
 
11.3.
怎麼辦?
 
  雖然,自然醫學的理、法、方、藥、食等,不乏合乎「適應原」(Adaptogen) 的要件,其「論之有據,言出有物,簡單易行,行之有效」的特性,在促進人類健康的同時,往往就把疾病的因素化解或排除。但,問題是:
   
11.3.1.
「言出有物,論之有據」的學術理論及教育體系是否已建構?
11.3.2.
「簡單易行,行之有效」的理、法、方、藥、食等是否用之得宜,及相關實務,從業者是否真的專業和表裏如一,言行一致,視病如親,視病如師?相關機構是否已完善健全?
11.3.3.
相關法規是否已確立?法規又如何擬定?
11.3.4.
社會大眾是否已真正有選擇健康的智慧與權利?
繼2007年10月26~27日在南京召開「首屆世界自然醫學學術大會」,及2008年10月24~25日,在台北再次召開「第二屆世界自然醫學學術大會」,並發表了《大會宣言》與《大會公報》在這二次大會的基礎上,相信未來更能集思廣益,讓「世界自然醫學學術大會」能年年星火相傳,期能達成以下效應和目的:
 
11.4.
藉「若存」(不藥癒病)的自然醫學,尋〝A.P.H.〞全民健康的道統(Apollo/Aesculapius, Panakeia, Hygeia)臻「生命、生活、生態」的圓滿自在,使人類樂活終身,共登壽域。
 
11.4.1.
其實,自己與生俱來的自然療能是最好的醫生。
11.4.2.
養生保健、健康促進與治療,其實是不宜分割的連續效應及過程。
11.4.3.
凡從醫者,必須以患者及人群的實際需要和最大利益為考量,才應該是整合醫學的真正意涵(Integrative Medicine)。
 
11.5.
  誠如已故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會會長 陳紬藝中醫師所言:「中醫猶如西方的自然醫學;西方的自然醫學猶如東方的中醫」、「中醫應與西方自然療法相結合,更能澤惠眾生」。
  本院榮譽院士、國醫董延齡診所院長 董延齡中醫師認為:中醫中藥取法自然,是自然醫學中最有歷史,最有系統,且最具療效之醫學,其理論之形成,則以宇宙宏觀的陰陽.五行.五運.六氣,為其哲學基礎,其診斷則以醫者的自然感觀,心領神會為定奪,其用藥治病則以天然生產之動.植.礦.潛.水.氣.熱.能為取材。其方劑之組成則以君.臣.佐.使之團隊精神為規範,又以針灸.食療.氣功.推拿.按竅.導引.調神為輔助,若說中醫是實證醫學之先驅,自然醫學之濫觴,那是當之無愧的。
  日本更有學者說:「不是中醫藥走向世界,而是世界走向中醫藥」。所以,中醫中藥在自然醫學領域中,當居首要地位。
 
11.6.
美國已有13個州於2005年以前通過自然醫學醫師的立法和考照;日本、歐洲、澳洲等國的政府、醫界、學界、民間對自然醫學、順勢療法、能量醫學、整合醫學、替代與互補(Alternatives and Complement),即C.A.M.(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)都已高度關切與重視;中國大陸已由國家衛生部於2006年9月發佈《加強衛生職業教育的指導意見》,由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於2005年10月設立「公共營養師」 的考核及認證。台灣衛生署早在1980年代就提出「健康是您的權利,保健是您的義務」的倡導。

  所以,順應全球全民健康的需求,面對佔各國人口70~75%亞健康或「亞疾病」的現實,我們責無旁貸,極須產、官、學、醫及社會大眾共同努力,正本清源,去蕪存菁,盡快建立一套完整的自然醫學專業教學體系,結合歐美的自然醫學在亞洲先從有系統的教育開始,完成立法、考試、認證。或許,此專業培育,也可以用「中華自然醫學醫師」或「中華自然醫學健康管理師」等之專業職稱來認證、管理。讓自然醫學有更完善的學術依據及合法地位,讓大自然已失去的整體性得以歸元,讓民眾真正有健康的權利和醫療選擇的智慧與自主。

以上問題若得以解決,則世界幸甚!眾生幸甚!

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版權所有©2017 American Academy of Natural Medicine All Rights Reserved.
學術交流自然醫學綱要學術研究最新消息教育培訓 AANM簡介 首頁